化工塑料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上高会战川军迂回进攻扭转战局组图

上高会战 川军迂回进攻扭转战局(组图)

中国军队的防空兵。(资料图片)

上高会战时的难民证。

中国军队严阵以待。(资料图片)

川军出川参加上高会战路线图。制图罗乐

上高会战中,19集团军特务营驻地旧址。

上高会战中,缴获的战利品。

上高会战阵亡将士墓。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李贵平江西上高摄影报道

江西省上高县有一个“高大上”的名字。74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一场真正意义的“高大上”战役——上高会战。1941年3月15日起,中国军队经过25天的大兵团决战,在这里毙伤日军15000多人(中国军队伤亡约20000人),重挫日军战略意图,夺取了震惊中外的上高会战大捷。此次战役,更是中国军队继平型关、台儿庄等战役后的又一次胜利,被当时的国民政府军委会参谋总长何应钦称为“抗战以来最精彩的一战”。

参加上高会战的川军,主要是30集团军王陵基部陈良基的新16师和傅翼的新15师,这两个师在极为艰难的战事中,付出约4000人的伤亡代价,关键时刻采取迂回战术重创日军主力,为上高战役的胜利起到了很大作用。

抗战陵园

原址重建有点冷清

2015年4月中旬,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群山环抱中的上高县。

上高县位于江西西北部,锦河中游。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曾记录这一形胜之地,“东西对峙……对势陡绝”,说该县扼赣西北要冲,历来为军事重镇。

镜山,距县城3里。放眼看去,镜山山势陡峭,如虎踞龙盘,居高临下,拱卫县城。上高县抗战阵亡将士陵园就修建在这里,陵园布局仿南京中山陵格局依山建造,牌楼高耸,庄严肃穆。牌额正中“上高会战抗日阵亡将士陵园”12个大字,为国防部原部长张爱萍将军手书。

也许是刚下雨的缘故,镜山格外郁郁葱葱,树木青葱,花草葳蕤,石梯森严。不远处的汽车鸣笛声,更衬托出这里的寂静幽然。

一位40多岁的男子背着手走进来。当得知记者是从四川赶来采访抗战往事的,他热情地攀谈起来。他姓赵,是上高县中学的历史教师,平时喜欢一个人来这里逛逛。

镜山陵园半山腰,有3座并排的一米多高的阵亡将士陵墓。可能因为无法统计当时激战后的阵亡者人数,这其实是3座衣冠冢。赵老师指着树丛中一些废弃的花圈说:“这个陵园最初是1941年修建的,上高县政府在1991年原址重建。平时很少有人来,清明节时,不少学生娃娃和机关团体人员,会带着花圈来祭奠扫墓,也有海外人士和一些健在的抗战老兵由家人陪同回来凭吊。”

抗战遗迹

上高全县分布很广

位于县城沿江路150号的上高县政府办公楼,是几幢这年头已很难看到的老建筑,多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修建的砖木老房子。这里工作人员一如老楼一样朴实无华,多年来对上高战役有着深入研究的县史志办副主任晏紫春和秘书股股长曾峰,热情地接待了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

晏紫春说,上高会战是一场震惊中外的大战,如今,在县里的抗战遗址、遗迹很多,分布范围也广,位于上高县敖阳街道、敖山镇、野市乡、泗溪镇、汗堂镇、芦洲乡、新界埠镇等地。

遗址主要包括:镜山核心战场遗址、中国军队第19集团军总指挥部旧址、日军第34师团指挥部旧址、中国军队第19集团军总部特务营旧址、上高会战战时监狱旧址等。可以说,像这样密集地保留着近现代历史遗址的地方,在全国都是不多见的。

晏紫春透露,当年,上高会战打响后,川军参战的主要是30集团军王陵基属下的陈良基、傅翼两个新编师。他们都在关键时刻立了大功。

采访中,上高县抗战史研究专家昝鸿祥说,那场战役,对中日双方来说,上高都是必争之地。当时的上高县城,三面环山,城东北为丘陵地带,大小山岭连绵不断。1939年南昌失陷后,19集团军总部驻扎在江西上高汗堂乡,日军如果占领上高,可向西侧击湖南长沙,造成整个第治疗癫痫病方法有几种九战区全线动摇。

昝鸿祥说,当时,日军的具体盘算是,在上高迅速消灭驻守上高的中国军队19集团军主力74军(王耀武、张灵甫部),然后回师清江、丰城,伺机进犯吉安(当时江西的临时省会),如何治疗癫痫效果好截断长沙后路,完成所谓的“鄱阳湖扫荡战计划”。中国军队也不示弱,1939年南昌失陷后,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兼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携总部驻扎上高县汗堂乡,准备阻击日军。

于是,上高这个历史上的战略重镇,翻开了血腥壮烈的一页。上高战役中,素以敢打敢拼、血战肉搏的川军,也注定要在这次战役中再次书写悲壮的一页。

川军两师

投入战斗抗击日军

1941年3月12日,上高会战打响前,罗卓英的部署是:利用既设阵地,逐次抗击,诱日军进入上高地区予以围歼。罗卓英电令:“严饬各军积极对敌猛攻,务将深入之敌,歼灭于高安锦河南北地区。”

为增强19集团军的攻击力量,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紧急从赣北抽调30集团军王陵基属下的陈良基新编16师、傅翼新编15师投入战斗。

3月13日,日军在上高县进行渡河及夜战演习,拟兵分3路,总兵力约6.5万人,配有战车40辆,飞机150架,以第11军团司令官园部和一郎为总指挥,企图一举拿下上高。

74年后的今天,我们遗憾地没有查阅到陈良基的资料,只了解到傅翼的一些情况:傅翼生于1888年3月8日,曾任彭县(今彭州)教育局局长。1931年任第21军3师参谋长,1935年夏任中央军校成都分校教官。1938年6月任第78军新编15师少将副师长,出川参加抗战。1939年3月代理师长,7月任新编15师师长,1942年3月任第72军副军长。

根据上高县史志办和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提供的资料,可以大致还原这场著名会战中川军的一些作战情况:

1941年3月中旬,陈良基的新编16师在与日军34师团一部的正面抗击中,日军集中火炮、飞机狂轰滥炸,并施放大量毒气弹,川军伤亡惨重,到处是尸体,不少伤病员捂着脸,痛苦难忍。

更悲惨的是,参加上高战役时,川军武器装备落后,后勤医药极为匮乏,川军士兵受伤后很难得到及时救治,到3月底甚至一度缺粮。

傅翼的新15师虽然也及时投入了战斗,但部队没配备足够的战时卫生部队(如绷带所、担架队),造成的后果是,在战斗中凡负轻伤能行动者,就血淋淋地自个儿往后走;凡重伤或轻伤而不能行动者,多被遗弃留置在阵地后方的临时收容所,常常任日军杀戮,弃尸于野。日军良性肌阵挛癫痫离去后,上高当地老百姓出面掩埋尸体,很多人为川军的悲怆杀敌感动得哭泣。

迂回战术

日军大败只得撤退

3月19日,会战打得难解难分时,面对日军的狂轰滥炸和重炮攻击,王陵基灵机一动,派傅翼率新15师从日军侧后方杀入。

傅翼受命后,派尖刀营披荆斩棘,摸索前进。在攀登陡峭的黄茅岭时,艰难程度可比险要的古蜀道。尖刀营开路成功后,新15师大部人马历经4天3夜,风餐露宿,终于抵达上高县外围,不等集结完毕,马上投入战场。

激战前,傅翼把指挥部设在镜山一侧山腰里。打响后,日军的一个联队被打蒙,丢下四五十具尸体暂时撤退。这时,日机闻讯赶来轮番轰炸,火炮不停轰击,山上的树林被炸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大树丫,树丫上挂满了破布、断肢,地上血肉和焦土搅拌在一起,惨不忍睹。

新15师将士们没有后退,用步枪、机枪、迫击炮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进攻的日军。一个连打光了,另一个连又补上,始终没让日军夺走一块阵地。

激战3小时后,新15师的一线阵地、战壕火力点被炸成一片烂泥。白刃战中,负伤的44团团长张雅韵抱紧两个日军,掏出手雷同归于尽。迂回战术大见成效,日军大败,扔下400多具尸体后撤退。

战后,王陵基亲自为阵亡的张雅韵选择墓地和送葬,在墓地修建忠烈祠,还把阵亡、伤亡和因公死亡的官兵名字刻成木牌,供在祠中。

上高县地方志资料介绍,上高会战过去一个多月,当地百姓在川军作战的地方看到了惨不忍睹的一幕:战场周围约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布满了日军的尸骨、钢盔、马鞍、弹药箱、毒气筒、防毒面具等杂物。川军的脚上穿着大足趾与其他四趾分开的布鞋,有的尸骨被蛆虫腐烂后,蛆虫变成蛹,蛹变成了蝇……

国共联手

展示空前民族大义

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卢大有说,值得一提的是,上高战役会战之际,国共合作展示了空前的民族大义。

在当地中共地下党员、上高县长黄贤良的策动和组织下,当时上高全县有1/4的百姓冒死支前,送弹药,运伤兵。正是有了上高民众的广泛参与,也由于川军兄弟的不屈死战,才有了上高大捷。

到1941年3月30日,历时20天的上高会战胜利结束。这场由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兼19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指挥的战役,集中了49、70、73、74军约11个师10多万人的兵力,参加嘉峪关哪个癫痫病医院较好作战。

3月29日,罗卓英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汇报的战果为:毙伤日军少将步兵指挥官长岩永汪、大佐联队长浜田以下1.5万余人。

而日军宣称己方损失仅为1000多人。这场战役,川军付出了至少伤亡4000人的代价。

荒草凄凄,林木掩映,阵亡者的英灵永眠在这片远离故土的土地上。